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深圳租房:一千个在深圳生活的人,眼里就有一千种不同的深圳

2021年05月10日 11:23

北京工作的人叫北漂

上海工作的人叫沪漂

深圳工作的人叫“来深建设者”


深圳是一个十分著名的移民城市

因为来了就可以拿深圳钱(补贴):

全日制本科每人2.1万元

全日制硕士每人3.4万元

全日制博士每人4.6万元

来了就是深圳人


跟北上广抢人,深圳是专业的。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来了深圳你就是靓妹、靓仔。



一千个在深圳生活的人,眼里就有一千种不同的深圳。

长期住在坂田的农民房

去没有田的福田,像进城

到没有湖的罗湖,像逛香港

在没有山的南山,看科技园


当然它们也不是一成不变,城市会不断改造发展,成就了“房东”。




自此,一说到深圳,就会想到腰间挂钥匙串、拿户口本打牌的房东。




城中村整栋楼水电费按一户算,超过使用梯度按最贵的收,这里房租很廉价,水电费却高得出奇,

选的位置不好,早上吵醒你的就不是闹钟,而是邻居或工地噪音。

为了便宜,选了“握手楼” ,对楼就是同居人,全年可能都没有阳光。


终于在这里住下,你会知道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你躲过的【回南天】。

在回南天,玻璃上是湿的,墙壁是湿的,地上是湿的,衣服是晒不干的。

如果回南天上了微博热搜,话题名字一定是:回南天,我们屯过的那些内裤。


租住的房子如果清洁不到位还会遇到会飞的蟑螂。


蟑螂很彪悍,深圳人更彪悍。


坐地铁,在深大和高新园出站进站,堪比春运+堵车。





这里不是一个悲伤的城市,因为时间过得太快,人们没空流泪,一直保持积极的向上的心态。


曾经以梦为名“租住”在这里

与房东中介斗智斗勇

每天挤公交、挤地铁

工作到10点才发想起没吃早饭

晚上加班成为常态

涨了工资

却丢了生活

驱使生活的只剩下生存


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当初既然义无反顾来到深圳,想要努力挣钱早日出头,现在也别让自己在租房的小事上掉了价。

有梦,就上租客网。

我们都明白,房间以外的生活更重要。想要开始新生活,就得有一个像样的家,也许我们只是缺乏运气和改变的勇气,这次不妨去看看,也许就能摆脱现状了呢。


相关推荐

全球最贵办公楼空置率攀升至十年新高 市场租金暴跌

财联社(上海,编辑吴斌)讯,房地产咨询公司高纬环球(Cushman&Wakefield)周二表示,预计中国香港办公楼租金全年下降多达18%,预计零售租金在上半年下降多达40%,冠状病毒已经打击了全球最昂贵的房地产市场。与去年底相比,第一季度黄金地段的办公室租金和主要街道商铺的租金分别下降4%和20%。高纬环球表示,香港第一季度的办公室租赁需求缩水幅度为18年来最大,甲级办公楼市场的净吸纳率进一步下降至负数区域,空置率则攀升至10%,是十年来的最高水平。对于零售业而言,由于租金下降,一些海外品牌正在研究在第三或第四季度在中国香港和中国大陆扩大规模,因为这两个市场正在从疫情中更快地恢复过来。需求下降的最大领域是金融、保险和联合办公,而失业率上升可能促使一些公司削减更多办公空间。鉴于租赁市场受到抑制,高纬环球常务董事JohnSiu表示,现在投资者只会在价格有较大折扣的情况下才购买办公资产。

2020年05月18日 00:09

租金上涨难道已成为市场常态?

“如果说买房是吞人的魔,那租房就是吸血的鬼了”在深圳租房有二十年时间的王先生抱怨道。二十年前王先生来到深圳,开了一家餐饮店,二十年间,王先生一直租房给员工当宿舍,初来乍到的王先生也一起租房住。这二十年间,王先生跟他的员工前前后后搬了近十次家,起初租的是城中村,虽然环境差点,但是价格便宜,那时城中村的房租只有几百块钱,比当时正经的二居室便宜多了。后来,王先生餐饮店的生意越来越好,便改善了员工的居住条件,租下了靠近店面的三居室,王先生回忆,“当时的房租只要2700,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换了几次房子,虽然房子的位置和大小都差不多,但价格却是逐渐上涨”。如今王先生已在深圳城区居住有二十年了,谈及这二十年来房租的变化,王先生感触颇深“前几年房租都是小几百的涨,今年一下涨了两千,照这样下去还得了,怕是店也也支撑不下去了”。“虽然店里的生意还不错,但如今人员工资高,房租也高,店铺的租金更是高的吓人,前几年是小赚了几笔,但最近都是保本的啊,真怕哪天会入不敷出啊。”谈到此处,王先生一直眉头紧锁,随即便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抽起了烟。表面看,近期住房租金上涨,与毕业季、就业季的到来有关。但就深层分析,更多的是资本涌入后新的炒作行为,从炒房到炒房租,资本狂欢的盛宴背后,最终受伤的仍是租客们,王先生虽说事业遇到冲击,但也是有多年经验和积蓄的,那那些刚毕业的毕业生该怎么办?任由资本宰割?还是年纪轻轻就放弃大城市的机会?难道坑蒙租客的“黑中介”已成市场常态?当然不是,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以打造全方位的租赁体系为导向,以最广泛的受众群体和参与群体为基础,以行业领先的IT技术为支撑的租客网就自始至终以维护租客利益为己任,致力于打造租客更满意的租房体验感。面对房租恶性上涨等一系列市场乱象,租客网更是表示租客网表示,作为纯平台,大共享,绝不会以一己之利去损害租客的利益,更不会为此去破坏租赁市场的风气。市场虽乱,但租客网初心不忘,至始至终都在维护租客的权益,正是租客网无微不至的关怀给租客带来了“家的温馨”。目前已有众多租客选择加入租客网,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小中介选择加盟租客网。相信在越来越多用户的支持下,租客网定会为广大用户带来更优质的服务!

2020年05月12日 11:09

昨日,最后8名专家撤离武汉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随着湖北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国家卫健委和中央指导组的最后8位留守武汉的专家,昨天(4月27日)乘坐高铁离开武汉。在这个专家团中,有一位是来自北京朝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副主任医师李绪言。从1月26日起,他就一直驻守在武汉市肺科医院的ICU病房。最后几天,又转战到省人民医院东院。在乘车赶往武汉站的路上,李绪言一直拿着手机对着窗外拍个不停。短短几分钟,他就连发两条短视频。他说,临行前,要记录下复苏后的武汉。离别的时刻,他还惦记着自己救治过的病人。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李绪言:刚跟武汉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通过电话,之前我们救治的一个40岁的上ECMO的患者,上了四十天现在基本康复了。这种重症患者尤其是极危重患者大家倾注了太多的心血,能够看到他们康复我们也觉得特别有成就感。4月15日,最后一支国家医疗队——北京协和医院医疗队撤离武汉。但该医疗队有5位专家却留了下来,参与最后几名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终于完成了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也能够让这个城市能够正常运转,我们也是感到非常高兴。

2020年04月29日 00:02